《侵权责任法》第36条在网络专利侵权中的适用及限制

作者:浏览次数:时间:2019-01-07

网络专利侵权现状
 
对于侵犯专利权,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的责任和义务主要适用《侵权责任法》第36条:
 
“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网络交易平台会涉及大量的专利权纠纷,且在知识产权领域,专利侵权的判定相对更难。法律虽然规定了网络交易平台应该遵守的义务及相应责任,然而实际中却缺乏关于“通知”、“知道”细节性的解释。对于网络交易平台而言,其既不是本领域专业人士,法律上也没有给予其判断专利侵权的地位,因此,认定网络交易中专利侵权事实非常困难。随着专利纠纷数量的逐年增加,亟需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加以规范。
 
网络平台提供商的义务
 
为了在发生纠纷时,能够快速精准地确定当事人,平台提供商应采取合理措施审核注册信息的真实性以及经营的商品信息,以保障后续流程中的相关权益。
 
平台提供商作为管理方,负有提醒平台的经营者不要销售专利侵权商品的义务。具体表现为制定相应规则并在平台内提醒经营者注意。
 
经过身份认证,平台提供商所便掌握了用户的注册信息。如果发生专利侵权纠纷,需明确侵权人的实际信息,网络交易平台提供商便有披露侵权人的真实信息的义务,以进一步开展相关证据搜集和调查工作。
 
《侵权责任法》确立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通知”、“知道”规则。在采取必要措施之前,网络服务提供商负有核实是否构成专利侵权的义务。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用户利用其网络侵害他人权益而未采取必要措施的,需承担连带责任。
 
平台提供商审查义务的限制
 
有别于传统的市场主体,在专利侵权判断、控制侵权行为方面,网络服务提供者面临更大的困难。
 
现实困境
 
判断专利侵权行为成立与否,关键在于“产品”,产品落入了专利权保护范围,才构成侵犯专利权。如果用户发布的信息中包含其享有的专利权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进行比对后,便可判断是否构成侵权。而实际中,侵权人会采取手段回避专利冲突,这就大大增加了网络服务提供者考证背后的专利许可、授权等关键内容的难度。
 
同时,专利权的审查需要相关的专业知识。被控侵权产品是否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只有将相关产品与权利要求的具体保护范围进行比对,才能得出结论。而这种技术比对于网络服务提供者而言,难度很大。
 
实践局限
 
根据《侵权责任法》中第36条确立的规则,当发现网络中存在专利侵权行为时,可以及时告知网络服务提供者,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收到投诉之后,网络服务提供者便进行初步审查,材料不符合要求、或明显不构成侵权时,则驳回相关请求;若构成侵权,网络服务提供者则采取冻结被投诉方的侵权行为的措施,并通知其冻结原因,要求其在合理时间内提交证明自己并未侵权抗辩材料。
 
 
若被投诉方不能提供抗辩材料,网络服务提供者则会进一步采取必要措施,即使事后认定不构成侵权,因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已经尽到提醒义务,被投诉方只能对自己承担损失。若被投诉方抗辩成功,则立刻恢复网络用户的网络服务,抗辩失败,网络服务提供者仍然需要采取必要措施。
 
 
可见,由于网络服务提供者大多不具备专业专利审查知识,因此在接受“通知”、“抗辩”以及采取相应措施的过程中,“通知”和“抗辩”的信息是否足够使其对专利侵权与否就进行判断,及如何采取相应的措施等,都还是未能彻底解决的难题。
 
存在问题及完善
 
由于《侵权责任法》第36条在规定“通知-删除”规则时,并未设置相应的制约条款,不良商家便可以肆意利用其恶意攻击、限制竞争对手,导致原本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避风港”成为打击竞争对手的工具。对此,有人提出过两种方案。
 
 
一是增加“反通知与恢复”程序。电商收到投诉通知后,若符合要求的,便立即屏蔽、删除侵权信息,同时通知被投诉人。被投诉人可以提出反通知,若反通知同样符合要求,电商便立即恢复相关信息。之后专利权人需选择其他合理途径解决争议。
 
 
二是“通知-转通知-删除”规则。电商收到投诉通知后,立即转通知被投诉人相关投诉内容,要求其及时提出反通知,且不采取任何限制措施。若被投诉人未发送反通知,电商则需及时采取相关限制措施,否则,如果损害扩大,电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若被投诉人及时提出反通知,电商无需采取其他措施,并向投诉人说明情况。之后当事人则需另行通过其他合理途径解决纠纷。
 
 
总体而言,二者各有利弊,采取第二种方案对被投诉人有利,但可能使权利人无法及时得到救济。在实践中,应尽量加快接收到通知后的审查进度,缩短转通知、反通知及实质审查的时间,通过提升效率使各方获利益最大化。